發現陝西

長安公園觀“海”

作者:駱浩

發佈時間:2021-08-26 08:23:36

來源:西安日報

自長安公園北門進入,逾過石拱橋,遠遠便眺見一片藍色水域;放眼向西而望,水天一色,溔然無盡。對於奔馳在黃土地上的西北人來説,水決然是神聖的。

《道德經》雲:“水利萬物而不爭,處眾人之所惡,故幾於道。居善地,心善淵,與善仁,言善信,政善治,事善能,動善時。夫惟不爭,故無尤。”我們喜歡水的寬博與包容,渴望水的至善與潤澤。《孟子·離婁》曰:“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纓;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吾足。”水本身是液體,結冰為固體,沸騰又為氣體,這似乎説明了萬物的狀態。此時此刻站在潏水邊,你儘可放下壓力,然後清理思緒,讓自己的想象不斷升騰飛揚,飛向那海天相接的地方。

此時的潏河恍然如海,海天湧動,波光閃爍。碧色的巨浪,相互推搡着、歡笑着,前赴後繼。潮水不停吟唱,沖洗着潔白的沙灘。在水天相接的地方,碧水和藍天已沒有明顯的界限。那是一幀乾淨明麗的畫面,在這個空間裏,沒有一絲拐角,心慢慢因安靜而蓬鬆,隨之不斷擴大、舒展開來,融化於這無涯的大海里。此刻不知心是海,還是海是心。心已變成了空空的海,人也變成了空空的海。你還可以把想象提前一兩千年。長袂寬氅,兩三同伴,乘一葉扁舟,在海面之上暢遊,撫琴而吟,扣舷而歌,如當年蘇子之於赤壁,去看那時的明月江河。水在時間的隧道里不停地流逝,但它們並沒有流走;月亮有圓有缺,但它終究也沒有增減。看似千年的時空化為此時此刻此地,萬物成為一體,似乎都在變化,也都似乎沒有發生變化。

當然,你也可以如徐霞客一樣,騎上青驢,帶上書童和那個橋邊的姑娘,繞水徐行,翻山涉谷,記錄下所見所聞所想,做一個無憂無慮、奔走天涯的漂流者。木玄虛在《海賦》裏説:大海以天地為容器,包羅蒼天之奧祕,囊括大地之區域。大海是神仙的住宅,大概也是聖人的住所。可以想象那個時代的天地大海是鬆弛的,那時人們的心也是鬆弛的。想見古人讀書而心裏空虛乾淨,不盛雜物,如同大海,把心宇的一切渣滓都淘盡沉澱乾淨,不着一物。

此刻思慮穿越了時空,在這個交叉點,抽神到這公園“海”的僻靜之處,想古人是我,我亦是古人,倒有了幾分海風逐浪、倦鳥歸林的心情心境。沿着園裏潏河水面徐行,有榭台建於水上。潏水與南山相呼應,青山綠水間透出一股靈氣。水面上一隊白鵝正在嬉戲,有的三五成羣潛入水中,然後猛地冒出來,用翅膀拍打水花,洗滌白羽;有的在靜止中似一尊雕塑,抑或是陷入了沉思;有的成雙結對吟唱着,談情説愛。一羣錦鯉在較淺的水岸匯聚,肥碩密集,大口吞食着撒入水中的餌料。那些小鯽魚靈巧地擺着細尾,警惕地觀望着,伺機而動。蜻蜓在岸邊頻頻地點水,尋覓着小荷的尖角,準備停靠歇息。

無風,水面平展如鏡,又恰似一塊巨大無瑕的碧玉。沒有船艇打擾,潏水更加悠廖靜謐。此刻我忽然明白了,原來在長安公園可以看“海”。

責任編輯:王軒宇

更多資訊,下載羣眾新聞

陝西新聞

編輯推薦

娛樂星聞

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

Copyright © 1998-2021 by 051663.xn--fiqu9g6w5c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